阅卷老师最期待看到什么样的作文

作者:徐飞来源:七彩语文中学语文论坛

阅卷老师最期待看到什么的作文

苏州工业园区中学语文教研员   徐飞

教育即人生,语文有大美。我爱故我在。以审美读写,寻觅作文之道,行走趣味人间。

你懂得老师的作文阅卷期待吗

学生的写作困惑

我觉得,我的作文没有遇到知音。明明写得很切题,也很有深度,但老师判的分数总是比较低。老师说我作文经常生造一些词语,语言也比较晦涩,但我怀疑老师根本就没有读懂我的文章。

呵呵,让我怎么说你呢?写作,一方面要表达自我,但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到读者接受。一篇文章只有读者真正读进去了,才算完成它的价值。考试作文不是只写给自己看的,你在写作时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常常生造一些只有自己能理解的词语,因此尽管文章也有亮点,但因为不能激起阅卷老师的共鸣,导致分数不高。在写作时,我们得懂得读者的期待视野。

   “期待视野”,指读者由原先的各种经验、趣味、素养等综合形成的对文学作品形式和内容的一种潜在性、定向性审美期待。期待视野是读者展开阅读的经验前提,是一种视域界限,预示着读者理解文本的可能性和理解限度。简言之,在作文阅卷中,老师的大脑深处其实有着理想作文的模样。

举一个例子。如果你想得到天使投资人、青年导师徐小平老师的帮助,就写一封长长的信给徐小平老师,写自己的辛酸的创业经历,再写一段对徐小平老师发自肺腑的表白,那么,我很遗憾地告诉你,按照这个套路,日理万机的徐小平老师很难会注意到你。但是,有一个人也碰到这种情况,她却成功了。她是“蜜芽宝贝”的创始人刘楠。在创业初期刘楠感到困惑迷茫,于是给徐小平老师发了一条短信。正是这条短信引起了徐小平老师的注意,还拿到了投资。那么,这条短信怎么写的?

“您好!徐老师,我是一名北大毕业生。目前,正在淘宝开着一家母婴产品店。现在,这家店的年销售额已经达到3000万元。但是,目前我陷入了迷茫。我知道您是一名创业心灵导师,您能不能开导开导我?”

果然,徐小平在阅读这条短信的过程中产生了好几个疑问:北大毕业生怎么去开淘宝店?开淘宝店她怎么做出这样好的成绩?现在,她遇到了什么样的大难题?所以,看完短信不到三分钟,徐小平就给刘楠打了电话,约她详谈。刘楠在编写短信时就考虑到读者接受,因此获得成功。考场写作同样如此。那么,阅卷老师期待看到怎样的文章呢?

阅卷老师期待看到:眉目清朗的文章

除了整体感,人对秩序感也有一份喜爱。延伸到作文阅卷中,老师必然期待看到一篇眉目清朗、层次井然的文章。

如果说主题是文章的灵魂,材料是文章的血肉,那么,文体结构就是文章的骨架。日本作家小林多喜二曾说:“正如‘结构’二字的字面含义是盖房子一样,不管你的目的多么高尚,材料多么优良,如果盖得不好,摇摇晃晃,结果是毫无用场。”这段话形象地揭示了文体结构对于文章的重要意义。而脉络句,能够体现出文章的层次感,体现文章的结构。因此,写好脉络句意义重大。

无论何种体裁的文章,都有一个贯串始终的脉络,我们把它叫做“文脉”。体现文章脉络的句子就叫做脉络句。有体现整篇文章的脉络句,也有体现一个段落的脉络句。脉络句有两种表现形式:显性脉络句和隐性脉络句。显性脉络句,往往是一个个具体的句子,把这些句子摘出来,连接在一起。可以看出它们起着贯通全文或者全段的作用。这些句子有的长,可能有几十个字;有的短,可能只有一两个字。在叙述性的文章中,脉络句交代时间的变化;在议论性的文章中,脉络句体现思维的逻辑性。

我们来看一篇议论文佳作,题目是《使物与物使》,脉络句如下:

1)“君子使物”是合理的,是我们应该追求的目标。

2)然而,当人们习惯于强调人是物的主人,而忽视了物对人的制约,忽视尊重客观规律的重要性,便会陷于虚妄与不义之中了。

3)君子使物与被物使并不两相矛盾,我们应该追求的是在接受事物客观限制下的支配事物,不任意妄为、不毫无节制。

这三个脉络句有着严谨的逻辑关联,体现着--的内在结构。这三句拎起了全篇,使文章脉络清晰,富有层次美。

除了运用脉络句外,我们在议论文写作中还可以多运用体现思维层次的关键词。阅卷老师比较喜欢看到以下这些关键词:何谓”、“然而当下”、“究其原因”、“但是”、“话又说回来”、“当然”、“往深处想”、“也许有人会说‘’……因为阅卷现场的时间所限,老师们实际作文阅卷时往往是“眼球打分”,思维往往慢于眼球,多出现这些关键词,至少告诉阅卷老师:面前的这位考生还是蛮会思考的。

阅卷老师期待看到:文脉贯通的文章

完形心理学告诉我们,每个人内心对事物的完整性都有一份期待。同样,老师在批阅作文时也期待看到具有完整性的文章。这里的“完整性”,不仅指完篇且字数充足,还指形式上的完整感。

要体现形式上的完整感,有一种方法,就是以一物贯之。此物,可以是一句话、一个物象、一个境头、一个细节等。八百多字的文章因为有一物贯之,会更添整体感。比如张丽钧的《精神灿烂》一文,文章的首尾这样写:

凡清代画家石涛看得上的书画,定然符合他给出的一个标准,那就是——精神灿烂。

自打这个词语植入我的心境,我发现自己几乎依赖上了这种表达。看到一株树生得蓬勃,便夸它“精神灿烂”;看到一枝花开的忘情,也赞它“精神灿烂”;在厨房的角落,惊喜发现一棵被遗忘的葱居然自顾自地挺出了一个娇嫩花苞,也慨然颂之‘精神灿烂’。

相信吧!一个精神灿烂的人,可以活成一座花园;一个精神灿烂的群体,可以活成一种传奇。

张丽钧用“精神灿烂”四个字统摄全篇,文脉贯通,给人一气呵成之感。因此,在整体构思时,我们应学会用一句话提振全篇,用一物贯串全文。

阅卷老师期待看到:气质不俗的文章

你要知道,阅卷老师在读到你的作文时,他已经读了不少同题作文。如果你的作文与其他作文并无两样,分数自然不会高。我常说,作文分数是“比”出来的。你的作文要能在一大堆千篇一律的作文中脱颖而出,必须具有个性,给阅卷老师带来新鲜的感受。“期待视野”包含三个层次:文体期待,意象期待和意蕴期待。懂得这三个层次的期待,我们在行文时可以更加有的放矢。

先说文体期待

虽说如今的高考作文文体“除诗歌外,文体不限”,但考生写的最多的仍是一般议论文。其实,议论性文体的种类很多,除一般议论文外,还有杂文、时评、影评、书评、随笔、议论性散文等。除此之外,像书信、小小说、游记、咏物散文、抒情散文等,也都可以成为不错的选择。因此,在文体选择时,不必一窝蜂地扑向最常见的文体,你可以根据自己的文字特点选择适合自己的文体。

再说意象期待

写作的过程是一种艺术创造、一种精神生产,其基本过程是把有形而松散的生活现象提炼为无形而突出的精神图像,又把无形而突出的精神图像转化为有形而鲜明的艺术形象的过程。从阅读的终端来看,读者是通过文中的意象去反推作者情意。老师在评阅作文时,期待看到的是有文化气息或有生活气息的意象。

写作归根结底是表达的艺术。限于年龄、阅历等因素,阅卷老师并不特别期待看到多么深刻的思考,他们更看重的是你如何表达。举例来说。有一道作文是这样的:“有人说,生活就像是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就对你笑;你对它哭,它也对你哭。也有人说,生活未必理会你的笑或哭。”这道作文题的题意比较显豁,主要矛盾关系是“生活”与“人”。我们看到的一些佳作,单看题目就不难发现考生的写作智慧,如《敦刻尔克的海滩》、《海峡之外》、《欧洲的最后一个男人》、《浮士德的胜利》……这几篇文章分别运用了电影《赎罪》、小说《岛》《一九八四》、诗剧《浮士德》中的相关形象,体现了浓浓的文化味。

除积累有文化气息的意象外,我们还应加强对生活化意象的关注与积累。德语诗人里尔克在《布里格随笔》中倡导文学艺术家们养成观察具体人物或事物的习惯,甚至要留心鸟怎么飞翔,清晨小花开放的姿态;注意不期而遇的邂逅,亲人之间正在到来与逼近的离别;看海的黎明和闪动繁星的天空底下的夜;记住产妇临盆时痛苦的叫唤,老人静静的死,以及窗外传来的突如其来的声音……如果我们能养成这样观察生活、体验生活的习惯,我们就能积累丰富的日常化意象。

最后说意蕴期待

好的文章往往有多重意蕴,如同多层景深一样,重重叠叠,让人迷恋沉醉。我们可以运用虚实结合的手法,让文章摇曳多姿。2009年福建满分作文《这也是一种芬芳》,写爷爷是老中医,经常磨药、熬药,而“我”嫌弃这种味道,总是厌恶地躲避,而随着长大,逐渐发现中医里的深厚的文化,感受到爷爷的爱,于是不再躲避中药的味道。文章最后这样写:

爷爷又在熬药了,我不再逃避,“乖囡囡,快让药气熏一熏才好呢!”药香如蝶,满室翩飞,满室氤氲里,是爷爷慈祥的笑容,和我理解的沉思。

这样苦涩的药香,却成为我心中最香醇的余味与芬芳,伴随着爷爷的爱,细致,绵软,濡染浸透我的人生。这缠绕而挥之不去的药香,是我生命最美好的芬芳!

   “这也是一种芬芳,这不仅是中药味道的芬芳,还是中药文化的芬芳和爷爷爱的芬芳。文章写到这里,意蕴逐渐丰厚。可以想象,当读者读到此处时,大约会拍案叫好了。

要使意蕴丰厚,我们可以在篇末往深处去想,以宕出新意。比如有篇佳作《深入灵魂的热爱》,篇末这样写:

后来的后来,三年未回陕西的现在,我渐渐明白,辣,绝不仅仅是陕西人对口腹之欲的追求,更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态度。不管他是沉稳内敛还是豪爽大气,都追求一种新,一种变,在日复一日规律的生活中寻找新的激情,哪怕是困难阻碍,他们也一定会以“热辣辣”的姿态迎难而上。藏在对辣的热爱的背后的,是对生活的热爱。

什么?你不信?那你下次和我一起去陕西嘛,我带你去感受他们对生活的热爱,也尝一尝他们的油泼辣子。哎,不说了吧,要流口水啦!

辣,不仅是热辣辣的味觉感受,更是一种富有激情的人生态度。由食物而人生,文章到了篇末,意境深远,让人叹佩。

当然,我们提倡猜测老师的阅卷期待,并不是鼓励大家盲目顺从老师的审美标准。说实话,老师与同学们大都存有代沟,认知与审美上的差异是很明显的,老师有老师的标准,你也有你的时代。如果你在写作时一味地想着讨好老师,反而失去了自我,最终也不会赢得阅卷老师的青睐。

理想的方式是,懂得教师的阅卷期待,但不刻意逢迎,而是保持本色,让一个活泼的或活静的、勇敢的或怯懦的“真我”在鲜活的文字中一一绽放。

出处:《作文处方:中学生写作36个“怎么办”》

作者:徐飞,苏州工业园区中学语文教研员,中国教育报2014年度推动读书十大人物,姑苏育青年拔尖人才,苏州市学科带头人,苏州市首届“十佳”班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