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回归语言本体,重视语言运用——2017年高考语文试题评价

张开:回归语言本体,重视语言运用——2017年高考语文试题评价

《国务院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中深化高考考试内容改革部分明确提出:依据高校人才选拔要求和国家课程标准,科学设计命题内容,增强基础性、综合性,着重考查学生独立思考和运用所学知识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新修订的课程标准把“语言建构与运用”作为语文学科素养的第一项内容。《考试大纲》中把语言文字应用作为重要的考查内容。从高考的考试内容改革要求与语文这门学科的特点看,语言运用确实是最能体现基础性和综合性这两个特征的考查内容。

阅读欣赏能力、语言表达能力是目前高考语文科考查最主要的两个方面。作为对语文能力进行选拔性测试的高考语文试卷,落实下来也是两个部分:阅读欣赏、语言表达。“阅读欣赏”即论述类文本阅读、文学类文本阅读、实用类文本阅读、古诗文阅读等,这部分一般占试卷分值的50%左右。“语言表达”最重要的部分是作文。文章号称“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古人将其重要性抬高到极致,科举考试甚至凭一篇文章就确定一个人的能力水平,左右其前途命运,因此语文试卷中作文分值占比最高也是合理的。衡量作文优劣的因素很多,而语言表达、语言运用无疑应该占很大的比重。“语言表达”部分除作文之外就是“语言文字应用”试题。从语言表达的角度看,“语言文字应用”其实也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语言表达是否正确,历年试卷中出现的正确识记字音字形、辨析病句、正确运用词语(成语)、语句(词语)上下衔接连贯等,都属于语言运用的范围;另一个是语言表达是否优秀,这就是修辞语用、表达得体等方面的内容,涉及话语策略问题。2017年的高考语文试卷在语言运用方面总体上“稳中有变”,突出了回归语言本体、重视语言运用的特点,同时又为语言运用的命题取向预留了发展的空间。从语言运用角度考察2017年的高考语文试卷,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三个亮点。

稳中求变,突出语文的基础性和应用性

“语言建构与运用”是语文学科的核心素养,“语言运用能力”是语文学科的核心能力。语言运用题也是历年高考语文试卷中承接性最强、创意性最高、变化最大的一大板块。2017年的高考语文试卷加强了语言运用方面的考查,在保持历年题型设计稳定的基础上有所变化,突出了语文的基础性和应用性。

全国卷第17题的成语使用、第18题的语病判别、第20题的补写语句,以及北京卷第2题的字词读音和解释辨别、江苏卷第1题的词语填入、山东卷第1题的错别字辨别等,都是多年常考的题型。题型的稳定维护了考生的自信,也保证了试卷的连续性与公平性,这在未来的新高考语文考查的设计中也是应有之义。这种关注既符合学科的基本教育教学规律,又体现了汉语能力养成的基本规律,可以起到维护稳定、保证公平的作用。而试卷内容涉及字词句的理解与运用、修辞手法的运用(如江苏卷第2题)、标点符号的使用(如浙江卷第3题)等,则都是语文学科中最基础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虽然这些题目整体难度不大,但在引导语文教学强调积累、重视基础方面,作用不容小觑。同时作为一种具有选拔功能的考试,这些试题在选项设置方面科学而合理,完全达到了测试学所要求的信度和区分度标准。

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其生命力和价值就表现在运用方面,因此汉语言的运用题也就成了语文考试的一个重要内容。要求选择所示语言材料的对错优劣是测试考生的语言运用能力,要求考生完成一定的表达目标也是测试考生的语言运用能力。前者多以客观题的形式出现,如全国卷第17题的成语使用、第18题的语病判别、第19题的表达得体,江苏卷第2题的修辞判断,上海卷第2题的警示句选择。这些试题在材料的选取和试题的命制方面都经过精心的打磨和设计,既切合汉语言运用的客观事实,又符合语文课程对中学阶段汉语言表达的训练要求,达到了选拔性考试的测试标准,是科学的。后者多以主观题的形式出现,如全国卷第20题的补写语句、第21题的推断分析,北京卷第25题的微写作,天津卷第20题的“词云图”,浙江卷第6题的场景描写。这些试题在设计上很有创意,例如天津卷第20题要求对比2006年度和2016年度两幅“词云图”,简要概括天津旅游十年间发生的变化,并为天津旅游写一段宣传推介短文,实际是在考查落实语言表达准确、鲜明、生动、简明、连贯的要求。而北京卷的微作文涉及《根河之恋》《平凡的世界》《红楼梦》《边城》《红岩》《一件小事》《老人与海》7部小说中的8个人物、2个事件,或叙述情节,或陈述理由,或描述特征,考生的选择余地非常大,说明试卷设题的目标不在从知识面、阅读面上限制考生,而在鼓励考生发挥所长,在表达“简明、连贯、得体、准确、鲜明、生动”的同时进行个性化的语言表达。

与此同时,2017年高考各语文试卷都在历年考试题型的基础上有所变化。以全国卷为例,体现在语言运用题上则是两道:第19题考用语得体,替换原来的关联词填空选择题;第21题考推断,替换原来的图文转换题。这一命题内容上的变化,突出体现了对“应用性”“创新性”的标准和要求,考生需要在语言及相关知识丰富积累的基础上,灵活运用所学知识,解决语言运用中所遇到的问题。青年学生容易受网络语言的冲击,加之对传统文化词语的陌生,日常语言表达中常常会出现某些词语在理解或表达上的错乱,导致语言使用不合“得体”的要求。全国卷撷取日常语言生活中经常使用的“内人”“舍弟”“垂询”“献丑”“失陪”“寒舍”“千金”“璧还”“承蒙”“高足”“恭候”“不吝赐教”等敬语、谦辞,置于相应的交际语境之中,专门考查“表达得体”问题,意在引导学生关注相关的语言文化知识,正确使用祖国的语言。温儒敏教授认为:“别小看这区区3分,它预示着语文教学回归本位的趋势。”

形式多样,侧重语言运用能力的考查

培养和提高学生在言语交际过程中的语言运用能力是语文教学的重要目标。如何在语言测试中真实反映出学生的语言运用能力是很多语文教育工作者潜心研究的课题。语言运用能力是抽象的,无法直接观察判别,因此要设计出一个完美的测试方案是相当困难的。这个方案要求能最大限度排除与考试无关变量的影响,能真实评估学生的语言运用能力。目前的语文试卷,在语言运用能力的评价测试形式上,除作文之外,主要采取客观题和主观题两种形式。客观题通过设置干扰项的形式测试考生的语言运用能力,如语文试卷中常见的音义辨析题、词语填写题、语病辨析题、语意表达题多采取这一形式。该形式蕴含信息量大,知识覆盖面广,测试结果较为客观,但不管干扰项的设计多么完美,也无法排除考生利用推理或猜测能力选择答案的可能。用主观题来考查考生的语言运用能力,如2017年全国卷的填写语句题、北京卷的微作文、天津卷的“词云图”、浙江卷的场景描写都采取这一形式。该形式语境设置真实,命题形式灵活,考生自主作答空间更大,有利于降低考生猜测答案的概率,增强考试的信度,但评卷的主观性又有可能影响试卷的信度。

语文试卷内容与形式的稳定性,保证了高考作为选拔性考试的一致性与公平性,也保证了语文教学的平稳发展及可预见性成效。但如果考试的内容与形式完全固化、一成不变,又会催生出一系列的弊端。例如图文转化题,在考查学生的读图能力和语言运用能力方面,确实有很好的测试评估效果,全国卷以及各地方卷在语言运用测试上曾多次采用,但多年考试下来,就出现了许多应试性的模板答案,偏离了语言运用能力考试的本意。因此2017年的语文试卷,在语言运用能力的测试方面,形式和内容都有了一些小的变动。这些变动不会伤筋动骨,但都突出了语言运用能力的考核目标,对中学语文教学的语言能力培养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2017年全国卷的逻辑推断题算是一个典型的范例。

语言与逻辑关系密切,语言表达是逻辑思维能力的体现。语言表达不只是有结构搭配和表意明确方面的问题,还应该有逻辑推断的问题。同一个问题,从逻辑的角度看是逻辑思维不严密,体现在语言上则是表达不严谨。例如全国卷Ⅱ第21题提供的材料如下:

云南的“思茅市”改成“普洱市”,四川的“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后,城市的知名度都有了很大提高,经济有了较快发展,可见,更名必然带来城市经济的发展。我市的名字不够响亮,这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经济发展。如果更名,就一定会带来我市的经济腾飞,因此,更名的事要尽快提到日程上来。

从材料看,云南与四川两县市更名后知名度提高、经济发展较快并不能得出“更名必然带来城市经济的发展”的结论。用片面的个案进行整体的推断,属于简单枚举归纳推理时出现的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就推断结论本身而言,“更名必然带来城市经济的发展”用“必然”来强调二者的必然性联系也很武断。事实上,城市更名与提高城市知名度、带动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仅仅是一种可能,因此表达为“更名可能带来城市经济的发展”才是成立的。材料中“我市的名字不够响亮,这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经济发展”是第一处片面观点的继续。事实是,“响亮的名字”与“经济发展”也不存在必然的逻辑关系,如果光有个好名字而没有好的政策措施、没有好的执行力,经济的发展也是一句空话。此处在推断上有混淆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的逻辑问题。因此表达为“我市的名字不够响亮,这可能也是影响我们经济发展的因素之一”才是成立的。材料中“如果更名,就一定会带来我市的经济腾飞”仍然是第一处片面观点的继续,此处推断也有混淆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的逻辑问题。此处当表达为“如果更名,可能对我市经济腾飞有好处”才成立。整个逻辑推断,前面的错误结论成为后面推断的前提,导致后面的推断均有逻辑漏洞,从语言运用的角度看,这是典型的表达不严谨。试题要求考生说明文段在推断上存在的问题,为了限制答题的开放性,减少新命题形式给考生带来的冲击,试卷提供了参照样式以引导答题。这实际是一个含有逻辑意义的推断题。但说到逻辑,就会涉及专门的学科内涵,有超出《考试大纲》之嫌,而该命题策略巧妙地回避了专门的逻辑概念,引导考生在答题的过程中思考语言表达问题,提醒考生注意逻辑修养,培养语文思维,提升自己的语言综合运用能力。这是一个很有创意的语言综合运用能力测试题,首次出现难度系数并不大,但突出语言运用能力培养的目标是明确的,也收到了积极的效果。

无独有偶,浙江卷的第5题也涉及语言表达与逻辑思维的问题:

归谬法是指为反对错误观点,先假设这个观点是正确的,由此推论得出荒谬结论的论证方法。仿照下面的示例,另写一句话。要求:符合归谬逻辑,句式基本一致,语言简洁明了。例句:如果作品水平越高,知音越少,那么谁也不懂的东西就是世界上的绝作了。

归谬法是逻辑学上经常使用的反驳方法,用于论述文则是一种论证方法。从语言运用的角度看,就是用假设句的形式推导出荒唐的结论,目标也是避开逻辑概念测试考生语言运用能力。

突破创新,拓宽语言运用的设计空间

从语言运用的角度来阐释2017年的语文试卷,突破创新体现在三道题上:一是“表达得体”重新受到重视,二是将与逻辑有关的语言表达纳入高考命题范围,三是在作文的命题指向中加入语言运用的目标要求。三道题的创新将有效拓宽语文试卷中语言文字应用类题目的命题空间。

“表达得体”虽然不是全新试题,但在以往的考试中并不常见。原因在于它不像“词语运用”“病句辨析”一样,适合于命题的语料俯拾即是,而是常常需要命题者自行创制语境、设计语料,这就加大了试题命制的难度,也限制了试题内容的多样性。当从回归语言本体、突出语言运用的角度考虑,“表达得体”仍然是值得重视的。对于即将进入社会的青年学生来说,话语策略确实非常重要,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怎样说话,都是有原则的,不能掉以轻心。“表达得体”除正确使用一些谦辞、敬语之外,还要考虑说话者的地位身份、学识教养、生活阅历,听话者的社会背景、文化知识、语言习惯,也要注意特定的时间地点、话题气氛,表达载体的语体风格等。从命题的角度看,从各个方面都可以创设语境、寻找语料,命制出适于考查学生语言运用能力的试题来。试题形式既可以是客观题,也可以是主观题。与逻辑思维相关的语言表达内容很多,从概念到判断,再到推理,到方法,切合点很多。这些切合点经过精心设计都能命制出既可测试出考生的语言能力又符合测试信度标准的试题来。这些试题也能在语文教学中,为学生打造优秀的思维品质、养成良好的语言表达习惯,发挥出积极的导向作用。

在作文的命题指向中加入语言运用的目标要求,这是今年作文命题的一大亮点。全国卷Ⅱ作文题明确要求“合理引用”两三句名句,其中就含有语言运用的指令要求。语用修辞有用典一类。“为了一定的修辞目的,在自己的言语作品中明引或暗引古代故事或有来历的现成话,这种修辞手法就是用典。”引用名句是用典中的一类。从传统语文的角度看,引用名言警句一直是中国文人美化词句、增强说服力、增强表达效果的一个重要手段,并且由此而延伸出各种引用形式。我们看先秦文献如《左传》,其中引用《诗经》的地方随处可见,所以孔子才会有“不学《诗》无以言”的警诫。作文命题要求“引用”,就是明确考生必须采用用典的修辞手法以帮助表达自己的观点。引用的形式有多样,引用的效果有好坏,因此命题又强调引用必须“合理”,这都是语言运用、语言表达的要求。全国卷Ⅲ作文题要求以“我看高考”或“我的高考”为副标题作文,也暗含有语言运用的目标要求,实际是从语言运用的角度对考生提出更高的要求。考生在拟定作文标题、立意行文前,既要厘清所选副标题的语义指向与文体可能,又要考虑标题与副标题在语言形式与意义内涵上的密切关联,同时还必须关注标题、副标题与文章整体在语言表达上的一致性和连贯性。因此从语言表达的角度看,副标题的设置是耐人寻味的。全国卷Ⅰ作文题要求通过关键词来“呈现你所认识的中国”,其中也含有语义的指向。在这里关键词不能完全物化,它仅仅是中国的缩影和表征,考生必须通过关键词去透视中国的某些特色:古老文明、开放热情、创新发展、生机勃勃等。

从高考命题的角度看,语言运用的考查范围也许还有进一步延伸的空间。除了题型创新、范围扩大之外,文本阅读题目能否加入语言运用的考查因素,也是值得关注的。以目前的考试设计看,现代文阅读、古诗欣赏都有设题要求考生用简答的形式表达对文本的理解与欣赏。但目前的评价体系仅限于回答“对”与“不对”,没有向考生提出准确、鲜明、生动、简明、连贯的语言表达要求。于是答得好不好并不重要,“只要言之成理,可酌情给分”等含糊表达使评卷老师把答案中的关键词语当成了计分的主要依据,而不去考虑考生答题过程中语言的逻辑性、准确性和流畅性等。那么,以后的考试中是否可以考虑将简答题的语言表达运用也作为评分的一个依据呢?这样高考试卷中阅读欣赏与语言表达两大块才能真正地融为一体。

2017年高考语文的命题设计,在遵循《考试大纲》的“语言文字应用”部分的考试范围基础上,对词语使用,病句辨析,语言表达简明、连贯、得体、准确、鲜明、生动等内容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考查设计。从整体观的语言运用能力看,2017年的高考语文试题对此项能力的考查与设计,实际上大大拓展了我们对语言运用考查的固有认识,出现了融入作文设计中的大语用观念。这在强调了语文的实际应用以及有个性、有创意的表达目标的同时,也考查了更加综合的语文运用能力。在保持稳定性、连贯性的同时,突出汉语言本体、重视语文能力和语言运用方面,作出了不少有益的尝试。这些努力,将给语文教学提供很好的导向参考,也为今后的新高考语文科的选拔性测试评估延伸出更合理的发展空间。